新生寶寶---筱蘋

去年九月家裡來了一位從台灣到基輔求學的女學生,

她安靜靦腆,對於家裡要求的事也都願意揭力做好。

半年的相處下來,雖沒有特別的情況出現,

但每每為她禱告時,內心總覺得有些不順暢的感覺。

感謝主,一月份有機會回台灣一趟,藉此拜訪了這些孩子的父母。

筱蘋的奶奶---一位思想開明的長輩。。。

筱蘋的母親---一位開朗的媽媽。。。

令我印象深刻。

拜訪完她們兩位後,我也清楚了筱蘋在台灣的求學過程中一些陰暗的經歷。

感謝主,這次回到基輔試著和她幾次聊天,深入的將她內心深處的擔憂懼怕傾吐出來後

慢慢的將主的話供應給她,陪她禱告。。。要常常喜樂!

主日,她竟然願意和我們去聚會,下午還和弟兄姐妹們一同愛宴 交通

過程中 維煬 宗彥 世觀三位弟兄親身的見證,

還有其他弟兄姊妹們的關心配搭,使得筱蘋願意踏出自己人生最重要的一步---接受主!!

太喜樂了,姐妹跟主禱告說 求主幫助她不再懼怕 勇敢面對前面的道路。。。

她說在這個家住的這段日子,是她人生求學中最好的環境。

喜樂 平安 溫馨。。。她好開心。。。

 

 

廣告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懷念一同征戰的夥伴---惠菲

今年的冬天真的很寒冷。。。。
意外的返台辦理新的身分,期間經歷了父親的安息。
卻也得知二十二年前一起在烏克蘭開展的同伴病了。。。
趕忙聯絡曉雲一起前往安寧病房探視,雖無太多的對話,但有著甜美的禱告。
回程中昔日在一起配搭的種種點滴浮上心頭。。。

第一次和姊妹見面是在莫斯科,當她得知我們一家四口將要遷到烏克蘭和她們配搭時,非常熱情並關心我們。
她做事非常細膩並有規劃,就在我們決定接續他們夫婦住過的房子時,在移交過程中,她詳細的將家裡一切的事物鉅細靡遺的幫助我了解,且能儘快適應當地的生活!
當時,我帶著一個五歲半的兒子和二歲半的女兒扶持弟兄在烏克蘭的開展。我是眷屬。。。雖不用出去開展工作,但每天要為三餐勞心勞力!!!
常常流淚禱告求主幫助我如何能勝過“無米之炊”的困境。
因為當時我所在的城市實在是破舊,物資缺乏。。。加上我本來也不精於廚藝。。。種種因素加在一起,我常常為日用三餐困惱不已。
感謝主,只要惠菲來到我住的地方,她總關心我是否過得下去。。。她不厭其煩的教我如何使用當地僅有的食材,做出簡單美味的大餐,讓我不會為了三餐和幾乎每天的愛宴而心生恐懼,以至於失去信心想逃離烏克蘭。。
如今,我還真的將她手寫的食譜存留至今,並且一批一批的傳授給年輕聖徒,教他們如何煮出經濟實惠,營養均衡又美味快速的愛宴。
姐妹的柔細 寬大的度量 殷勤的服事,並清明的思路加上絕對有效率做事方法,讓我自嘆不如,驚訝不已。。
是我們的好榜樣,特別是時下年青人的模範!
求主繼續在祂的召會中興起更多的惠菲姐妹,她是殷勤服事的馬大,也是專一愛主的馬利亞!

烏克蘭 基輔 潘小麟姐妹

張貼在 未分類 | 2 則迴響

轉載雲濤弟兄對父親安息聚會的思念-

今天是外公的安息聚會,在台北的景福廳上午9點開始。因著時差,我這裡還是週五的下午5點。往年惜雨如油的南加州,今天居然飄了一天的雨。一直下到了現在,而且越來越密,越來越急。窗外沙沙作響,風吹著屋角鈴陣陣發生。轉過去想關上門,但看著院子里掛雨的果樹和草地,情不自禁的走了出去。伸手想感受一下雨打在手心上的感覺。

不知道這個時候的會場如何了。這是在世上送外公的最後一程。滴答的雨打在臉上,不覺得冷,但卻好像是千里的傳音,耳邊響起詩歌的聲音和見證聲…主啊,每當你從地上接去一位信徒的時候,是否就是你回來的腳步更近的時候。對你,對你在我們身上的經綸我們真是用盡一生卻無法講說的全部明白。可當我們看著愛著人被你接去,心裡有的只有一句,謝謝你,我的主,息了他在地上的勞苦。

雨水加勁的往下撒著,佇立在雨中仍舊不會感到寒冷。覺得你在我的身邊,你讓我看到了景福廳里的一幕幕,看到了愛外公的臉龐和堆滿不捨之情的眉頭。

沒有雷聲的雨天里,沙沙作響和滴答連珠合成了沙啞的曲調。雨仍舊在流淚,為外公的離開,為我們的不捨,和為新生命開始的期盼。

潘家從樹德堂走出,百年家史彈指之間。百年樹人,身教相傳。德行省身,立足天下。傳承不斷,也待星火不息。兒女游天下,行俠膽之舉,走義路正身。三年歸家,歸家則側身立塌,盡全孝于左右。此情此景使世人見則知神於此,人有德。

雨越發密了,人感到一陣冷顫。此時的天暗黑了下來。錶針走到了18:11,台北應該是上午的10:11了。這時的台北景福廳里是誰在講話?走回屋子,擦去雨水,為外公的安息聚會禱告,愿主你自己在這裡得著彰顯,使每一個講話的人滿了靈。

外公我們想你,想再聽到你坐在飯桌前喝酒的聲音,想你在的日子里的點點滴滴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再飲一杯酒--by雲濤

與外公的相識是在2010悶熱的夏天。剛剛走下飛機就已經是大汗淋漓的我,帶著行李箱來到了板橋三街。從浮州站到家裡的路並不是十分的顯眼,可對我卻有一份莫明的安寧。兩邊的大樹,古味的大廈都刻下了一道道光陰的回憶。一塊神愛世人的幌子在路邊顯得格外醒目。走到家門口,一扇大鐵門上鑄刻著主恢復的標誌,顯得那麼的突卻又是那樣的堅毅。我與這個家原本陌不相識,但因著在烏克蘭讀書時遇見了小麟姊妹。那時她的家已經在烏克蘭服事超過了十載,而我也如其他華語學生一樣因著這個家活出的基督見證而接受了看不見的主。這一浸就把我帶入了新的人生。收起自己腦中的思緒,輕輕推開了鐵門。

推開門,東豫兄長、小麟姐把我引薦給了外公。此時的外公,穿著白色圓口的大汗衫,正坐在餐桌前一個人夾著小菜,旁邊放著他喜歡的高粱散裝酒。一個魁梧硬朗的老人映入我的眼簾。此時是傍晚的五點半。東豫兄長大聲的對外公說:“爸!我們回來了。你看,這位就是雲濤弟兄,他來了。他來看您了!” “外公,您好!我是雲濤”我馬上應聲道。外公放下右手的筷子,向我揮了揮手,接著頓住左手已經舉到一半的酒杯,看著我。然後用宏亮的聲音對我說,:“你好!你好!來了就好!請自便啊”。膠東硬舌頭的口音,聽著就讓人心裡覺得一暖。這是真山東人,錯不了。好客,直爽。這就是我第一次見到外公的場景。如今想起,外公宏亮的青島嗓音還在耳邊迴蕩著。

第二天因著時差我很早就醒了,一個人坐在客廳看書。可沒過多久外公竟然從門外回來了。這麼早外公這時去哪裡了?更讓我大跌眼鏡的是,清晨出門的外公居然帶著爵士帽,穿著筆挺的西裝,打著藍斜條文的領帶,腳下一雙油亮的皮鞋。“外公早!”我趕忙說道。外公看了看我,“早早!你自己來,別客氣啊!”外公顯得意得志滿的走進他的房間了。留下我一個人在客廳,滿臉的好奇之態。後來才曉得,外公每早晨都會去走路,和一些老榮民聚到一起,彼此講論著他們的過往與今朝。民國38年,外公還是一個20歲出頭的青年,隨著時代動蕩隻身來到台灣,這個他從未踏足過的土地。而從那一天直到被主接去,外公在這篇土地上度過了他人數三分之二的人生。從黑髮到白眉,從盼望到思念,天變了、地變了、唯一沒有變的是那一口膠東青島口音,唯一不曾動搖過的是外公對做正直人的家訓。不光自己要做正直人,還要教導兒女亦如此。

到了晚上的5點半,外公準時出現在餐桌前。這次不再是他一人獨飲,我也坐在了他的對面。外公拿出他自己每日喝的高粱酒。告訴我,自己斟上,自己來啊。不是什麼好酒,嘗嘗看。好傢伙,外公的高粱還真不是一般的烈。喝下去口中腥辣,但胃中溫潤,回味濃香。簡直和外公一樣。硬硬的外表下,卻有一股暖暖人情,何時想起,雖酒盞已空,但香味存鼻。我一遍喝著老酒,一遍聽外公講他年輕在青島學騎自行車的故事。這幾杯高粱下肚的我,聽著膠東音,看著外公憶往昔的神采,真有一番趣境。這就是我第一次與外公在一起的24小時。想起來到如今,我真應該當時再多陪您喝一杯。再飲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讓我事 而不受賞賜

意外的行程,意外的安慰,意外的經歷帶來完全的敬拜!!本來以為只是簡單的簽證轉換,
沒想到卻是陪伴老爸走完他人生最後的56天….我何其幸運,能長年不在他的身邊,卻在他最後的日子裡,能夠天天相處…甚至能在他離世前,清楚的與他道別,心中甚是感恩…

當我還是個小女孩的時候,爸爸在我的眼中是一個溫文儒雅、形象高大且仗義助人的父親。當夏日傍晚店裡打了烊,爸爸就會帶著我和媽媽、哥哥、姐姐去夜市吃滷肉飯,有時去板橋公園散步。這個時候他就會給我講青島老家的往事,也會對著我這個半大小孩子說他奉行的做人之道,更有甚的對著我講論國家大事,國際局勢。這對我來說如同天書,根本是聽不懂的東西,但是卻開啟了我對未知的彼岸很大的嚮往。這也成為了我人生蒙學的開篇。

在做人處事上,爸爸最常跟我講的話是,“要做一個不要讓人記得的人”。我實在不理解這句話,我就問他:“為什麼不要讓人記得”。爸爸就告訴我說:“你對別人好,別人不一定會記得你,但你對人不好,別人一定會記得。”所以爸爸的處事哲學就是,不與人為仇,總是助人,不求回報。那時聽了這樣的解釋后,覺得父親很偉大。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和長大的過程中,我越發無法接受爸爸的處事哲學。因為看到他經常所謂的幫助人而自己受騙,也給家裡帶來了不必要的苦難。以至於在我青少年的階段,我對爸爸是很不諒解的。甚至我覺得爸爸有時太懦弱了。在我眼中,他就是處處被欺負的人,以至於我會去替他要債,那時我才十幾歲,在上高中。
接下來每次再聽到父親怎麼樣幫人的事,我都不會再去在意,有時反而覺得這是愚蠢的事。但很奇妙的是,做一個讓人記不得的人,這句話卻很深深的烙印在了我的心裡。然而我親身經歷了兩件事,讓我看到父親所做的,並不是真的無人記得,也在那一霎那,我明白了父親的偉大。

第一件事情,當我還在台北師院讀夜間部時,我的班長訂婚,邀請我當她的伴娘。訂婚當天我全天陪著,直到訂婚全程結束后,搭上她和她未婚夫的車返回台北.在途中,她未婚夫許先生一直找我說話,總是問我的家世,特別是對於我父親的總總細節他問得很詳細。這讓我有點摸不著頭腦,也就不敢說的很清楚。但看到他一直的歎息遺憾的表情,我忍不住問他,為何總是這麼關心於我父親的總總?他說,他一直在找尋一個人。而我的面相很像他要找的人。他這一講,我就更害怕了,難道是爸爸和他有什麼過節嗎?因為爸爸說過不要讓人記得啊!這麼一來我更不敢準確回答他接下來的問題了。直到最後,許先生說,他要找的這個人,不是別人,乃是他的救命恩人。我一聽便是一怔,看著我同學和許先生一臉苦尋無過的失落之情,我也被他們感動了,放下了所有的戒備。把許先生剛剛問的問題,再一次詳細的答復給他。這個時候所有的細節都對上,但唯一對不上的就是他救命恩人的名字。許先生說他的大恩人叫潘和鎰,而不是我父親潘斌。這時我斬釘截鐵的告訴他,其實我的父親原名是叫潘和鎰,後來才改名潘斌。當他聽說我父親的名字是潘和鎰的時候,激動不已。一直說明天一定要來家裡看父親。
原來早年他們在同一個部隊,年紀比爸爸小,得了重病,無人管。他就一個人跑到台北來投奔我的父親。我的父親看到他骨瘦如柴,給他飯吃,給他醫藥費,救了他。當他康復后生活穩定後,再回到爸爸工作的地方找爸爸,沒想到我的父親已經離職了。但在接下來的年日里,他從未放棄過尋找他的救命恩人——我的父親。這一找也就是20年,直到遇到了我。當他看到我的時候,覺得我的言行特別是笑起來似曾相識,好像救命恩人潘先生。所以才拉著我東問西問。。。
當撥開雲霧之後,他沒有讓我馬上回家,而是把我留下來。一直對我講說父親當年是如何幫助人,也幫助他。。。果然第二天一早他們夫婦兩人帶著大包小包的禮物來看望父親,這樣他們再次重逢了。從那一次的重逢開始直至許先生過世,每年許先生都會來看望父親。這件事對我影響很大,讓我對父親的看法又有了新的改觀。

再有的是,我的小嫂麗華剛剛嫁進家門,她上班地點在台北,所以回到家都會比較晚。而我上班的地點在板橋,離家進,每天都會早她很多回到家裡。所以每次晚餐后,爸爸就催著我去洗碗。每次我都嫌他煩,一吃完飯就要我洗碗。我就問他為什麼這樣忙碌了一天,不讓我休息一下再洗。父親就說:“你嫂嫂剛剛嫁進家門,晚上回來一看到碗,一定就會洗了。你先洗好碗,讓她回來可以鬆快鬆快安心用餐。”甚至我的父親讓我盡快洗澡,然後把浴室都收拾好,這樣小嫂回來后也可以使用一個乾淨浴室,不至於浴室濕噠噠的。我開玩笑的說:“到底誰是你的女兒啊?”他就跟我說,只要嫁入潘家,就是我們潘家的人。我們更要愛護她,因為她是從另一個家庭嫁入的,讓我要將心比心對待她。後面這些年,小嫂對父親的服事是盡心盡力的,我們全家是有目共睹的且的。直到父親被主接去的時候,小嫂也是拉著父親的手一直流淚禱告,一聲聲喊著:“爸、爸,您是一直在這個家中替我說話,愛護我的。您安心,我們會照顧好媽”。此情此景,無人不為之感動。

早年爸爸曾在大陸的工廠當廠長。晚餐他吃不慣廠里的飯菜,就在廠門口的一小飯館請老闆炒兩個他想吃的菜,喝杯小酒。當時的大陸,經濟條件不好,常有從外地到工廠附近找尋工作機會的人。他們背著棉被和行囊,辛苦的來到那裡找就業機會。往往因著路途的跋涉,他們身無分文且飢腸轆轆。有時這些民工請求飯店老闆賣半碗白飯給他們,但是老闆卻把他們當成叫乞丐打發走,以免壞了生意。這時只要是爸爸在,他總是喊住老闆不要趕人,還請入進店內,與爸爸同桌吃飯,再點上幾碗飯給他們。有一次一個農民工一口氣吃了五六碗米飯,都沒有吃菜。爸爸一直喊著說,慢點慢點,喝點水,吃菜,不要噎到了。等他們吃完離開的時候,爸爸還會拿一些錢給他們,這就是我的爸爸,一個不求人記住的老山東。

爸爸是基督徒,但是他幾乎很少參加教會的活動。他常說:“要有實際。”也就是我們現在常說的:“基督徒不是做的而是活的,我們要活基督。”媽媽因為對教會的事務很上心,對福音、看望很有負擔。經常邀請臺藝大的學生、鄰里、朋友來家裡聚會,聽福音。爸爸雖然不聚會,但是都會在福音朋友,教會聖徒來家裡前,把家裡打掃的一塵不染,預備好時令水果,燒好開水,然後就自己出門散步了。所以我們說我媽媽結的每一個果子都有老爸的一份。

父親的身教深深影響著我們這些兒女。我們無論在台灣,在海外,在任何一地我們過教會生活時,時時不忘父母之愛主,秉承媽媽之負擔,接力父親之實行。不但傳福音,也把家打開,熱情接待,中肯做人。我們知道爸爸不是不愛主,而是在那個年代之中,因生活之壓力,環境之動蕩,父親希望我們這些兒女能不忘初衷,好好工作,好好努力。在爸爸的心裡他認為我們要本分,努力做到不危害國家社會,幫助人就是基督徒最好的詮釋了。雖然教會生活的活動父親參加的不多,但是他從不攔阻他的家人愛主,甚至為主拼上全人。

現在回頭看自己所經過的生活,處處都有父親的影子。沒想到我年少所看為不屑地,如今卻成為我每天的生活。我想我現在能明白爸爸的教導了,一個人的成功不在於他自己的成就有多少,而是在於他幫助的人有多少。

在回憶父親的這一生中,我裡面突然湧出了倪弟兄的詩歌,“讓我愛而不受感戴,讓我事而不受賞賜;讓我盡力而不被人記,讓我受苦而不被人睹。”
想寫的很多,思念的也深…
盼望那日快到,能在樂園再見….

留言

 讓我事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祂有美意不必測2018/2/23

意外的行程,意外的安慰,意外的經歷帶來完全的敬拜!!
本來以為只是簡單的簽證轉換,
沒想到卻是陪伴老爸走完他人生最後的56天….
我何其幸運,能長年不在他的身邊,卻在他最後的日子裡,能夠天天相處…甚至能在他離世前,清楚的與他道別,心中甚是感恩…
適逢春節期間諸多不便,老爸的安息聚會訂在三月三日上午。。
我的機票也正是延到這天下午,造物主的奇妙調度,令我心立即興起敬拜!
在這段時間,祂更為我安排意外的安慰….
全家人由各地回來相聚在一起,
一同用餐 禱告 交通…何等甜美!

遇到兒時四十幾年失聯的同伴、同學…我們相見歡,許多的回憶一點一滴都回來了⋯⋯

更是全程參加了新春特會「一個新人」 遇見了全球各地來台灣參加的聖徒…還有久未謀面的弟兄姊妹!我們相聚交通,再次被鼓勵奔跑賽程…

心中掛念 禱告的,主也在這段期間顯明、回應,真的喜樂難言…
在這軟弱無力之時,還能夠配搭結果子,讓我經歷基督的能力與得勝,在軟弱的人身上,要顯得完全!
主柔細的調度,竟然安排遠從巴黎來的姐妹陪我去整脊,溫柔體貼的陪伴我…好感動!
細細回想起來,
每一步都有祂的美意,安排…
我就是簡單享受祂預備的,
讓我活在幸福之中⋯⋯
「神為愛祂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哥林多前書二章9節」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台灣家庭扎根烏克蘭19寒暑 篳路藍縷的冒險宣教旅途

請點擊以下網址看內文

http://news.dhf.org.tw/News.aspx?cate=13&key=5635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